■本報記者 劉 璐 實習生 李思琪
  清晨,城市剛剛蘇醒。
  浦東國際機場T2航站樓里,隨著航班到港,攜帶著大大小小各色行李的旅客,很快就在通關區域前排起了長隊。
  海關旅檢關員們,忙碌如常。有的仔細察看每一位旅客的證件,有的雙眼緊盯電腦屏幕……上海浦東國際機場海關旅檢處副調研員鄭勇,站立在“中國海關”的標誌下,不動聲色地觀察四周,目光炯炯。
  “笨”辦法與真功夫
  從1994年穿上這身海關制服以來,41歲的鄭勇已經在旅檢崗位上幹了整整20年。
  這20年,他和隊友們一起打了不少漂亮仗,也得了“兩隻手都捧不過來的榮譽”。但對於那些沉甸甸的獎章和“英雄”的稱譽,鄭勇擺擺手,“我不是英雄,只不過是把自己的工作做好而已。”
  這份特殊性質的工作,想要乾好,並不容易。“一名合格的海關旅檢員,在旅客通關的短短十幾秒內就要作出判斷,發現走私者。”剛入行時,帶教師父對他說的這句話,鄭勇一直記在心裡。怎麼抓住這“黃金十幾秒”?鄭勇用的是“笨”辦法。
  剛工作那幾年,他把業務上的知識點和各項規定都爛熟於胸,還把一些要點記在了一個自製的小本子上,隨身帶著,有空了就翻看。沒過多久,同事們發現,無論提到旅檢業務的哪項規定,鄭勇都是張口就來,簡直成了科里的“活字典”。
  緝毒緝私,在很多人看來,“很酷很神”。鄭勇卻笑笑,“很多小說和影視劇把我們這份工作說得過於誇張了,一眼就在人群中鎖定一個慌張的神態,哪有那麼碰巧?不少嫌疑人從錶面上看都是相當淡定的。”為了識別這種具有迷惑性、危險性的“淡定”,鄭勇使的可是真功夫。他一面一字一句地“啃”《犯罪心理學》,一面在緝查現場“練兵”——走過來一位旅客,他就在心裡給自己出題,不看證件,僅通過仔細觀察旅客的裝束、口音、行走姿態、神色神情,就要判斷出旅客的身份,還要分析他可能攜帶的行李物品。
  因為做了這些“額外功”,鄭勇的眼光越來越準了。
  不能躺在功勞簿上過日子
  上海海關緝毒“零”的突破在鄭勇手中創下,並不讓人感到意外。
  2003年11月的一天,鄭勇在用X光機查驗一名外籍男性旅客的拉桿箱時,發現裡面有類似粉末狀物體的影像。這名旅客西裝革履,手執商務簽證護照,初看起來並無可疑。可經驗和直覺都提醒鄭勇,不對勁。沒有遲疑,鄭勇請旅客開箱接受檢查。行李箱打開了,裡面除了一臺DVD機和幾疊文件,別無它物。
  放行?不行!
  鄭勇飛速分析:這個人貌似商務人士,來上海逗留幾天,卻沒帶換洗衣物,於情不合;DVD機並非便攜式,帶著它旅行,於理不通。鄭勇的目光,鎖定在DVD機上。“這台DVD機是乾什麼用的?”他問得不動聲色。旅客倒也淡定,反覆說就是自己用的。沒有證據,再強烈的懷疑,也只能是懷疑。鄭勇的眼睛像X光一樣,一遍遍掃描這台看似普通卻極可能藏著秘密的DVD機。最終,他的目光落在DVD機外殼的一個小螺絲上。 下轉◆5版相關報道:我不是英雄,只是把工作做好而已 刊2版◆(上接第1版)不細看,還真看不出螺絲有被人擰動過的痕跡。當場打開DVD機的外殼,機身里竟然裝著白色粉末狀物體,經化驗,確定為冰毒,共1500克!上海海關第一起冰毒走私案就此告破。
  一場漂亮的大勝仗!
  鮮花、贊揚、掌聲,向鄭勇涌來。大家讓他談經驗,他卻總是“跑題”——“既然DVD機可以藏毒,那麼其他電子設備如筆記本電腦、音響甚至手機,都有可能是藏毒之處。在今後的檢查中,要對這類物品格外警惕。”
  他的心思,都在那沒有硝煙的戰場上。
  “每破個案子,總要從中學到點東西吧,人又不能躺在功勞簿上過日子。”鄭勇說得很理所當然。
  既然查了,那就一查到底
  海關旅檢員的工作,就像守在國家門口的一雙眼睛。這雙眼睛,睜得大不大,看得緊不緊,牽連的是國家利益、代表的是國家責任。
  “絲毫不能懈怠。”
  就像緝毒,粉末狀物品那麼多,要辨別哪些是毒品哪些不是,必須找出其中的細微差異。可這細微的差異,光靠X光機哪夠?鄭勇又使出了笨辦法。他搜集了好多和毒品容易混淆的日用品,奶粉、洗衣粉、藥粉等等,一樣樣裝在不同的容器里,再分別和衣服混放、塞在行李夾層里、拿錫紙或塑料紙包……各種排列組合,一遍一遍過機做實驗,看看都是什麼效果。
  日復一日,火眼金睛就練成了。
  2004年4月的一個清晨,鄭勇開始了緊張地忙碌。這時一名外籍孕婦的隨身行李箱,在機檢時顯示異常。開箱檢查,卻沒有發現任何可疑物品。盯著箱子看了一會兒,鄭勇把箱子里所有的物品都取了出來,再提起箱子掂一掂,發現“空箱子”居然還是很重。原來,毒販在箱子底部包裹著金屬拉桿的自製夾層里,藏了3790克海洛因。
  事後提起該案的查驗過程,鄭勇說:“當時覺得不能這樣就算了。機器不會說謊,既然查了,那就一定要查到底。如果因為暫時沒發現什麼,就輕易放行了,會給國家帶來多大損失!”
  正是憑著這份較真的勁兒,鄭勇累計查獲各類毒品1萬多克,不法分子自以為能瞞天過海的伎倆,紛紛在他面前露出了馬腳。
  查獲違禁品常常涉及大案要案,動的也往往是大得讓人瞠目結舌的利益,亡命之徒難免視海關旅檢如冤家。鄭勇坦言,自己就不止一次接到過恐嚇電話和騷擾信息。
  恐懼和擔心,並非沒有過。特別是對家人,他心懷歉疚,為了讓家人放心,他總是安慰他們,“自己一米九的個子,唬也能唬倒一片”。
  (原標題:睜大眼睛,為了國家的利益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dk14dkhlvp 的頭像
dk14dkhlvp

楊秀惠

dk14dkhlv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